《孝经》:成为一名孝子 要做到这五点

2018年04月25日

《孝经》在开头的几章,就清晰地规定了从天子到庶人的“五等之孝”。依据各人身份和社会责任的不同,《孝经》有针对性地提供了不同的行孝标准。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孝原本就有三六九等的差别呢?

孝无差别

并非如此。在《庶人章》的结尾,孔子意味深长地说道:“故自天子至于庶人,孝无终始,而患不及者,未之有也。”虽然孔子区别了天子、诸侯、卿大夫、士、庶人之孝,但作为总结,他还是特别指出,天子与庶人的尊卑地位纵有差别,可是孝道本身是没有高下之分的。

天子身居至尊之位,他的孝表现为用道德教化百姓,而庶人作为平民,他的孝表现为勤恳耕作,节约用度,供养父母饮食,这都是根据他们既有的情况所尽力达到的孝。

因此,从行孝的能力来说,人人都是均等的,庶人不能以自己身份卑微为借口,逃避对父母尽孝的责任。天子也不能以自己身份高贵为理由,夸耀自己的孝行。

行孝准则

那么,是否存在着对大多数人都适用的一般行孝准则呢?《孝经·纪孝行》就提供了这样的说明。纪孝行,顾名思义,就是记录孝子侍奉双亲时所应达到的具体要求。

孔子说:“孝子对双亲的侍奉,平日居家的时候,要能够充分表达敬爱之情。对父母的饮食供奉,要让他们感到充分的愉悦。父母生病时,要能够充分表达出对于他们身体健康的忧虑。父母若是去世了,要充分表达哀伤悲痛之情。对于已经过世父母的祭祀,态度要极尽严肃庄敬。这五个方面都能够做到的话,才能够去侍奉双亲。”“孝子”的称呼不存在身份的高低差别,也就是说,这五条内容是对一般人都适用的行孝要求。

这五个方面的规定,用《论语》中孔子回答弟子樊迟的话来说,就是“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它涵盖了从父母在世到去世,以及去世之后,孝子所应遵循的侍亲之礼。

在今天人的理解中,孝更多地体现在子女对健在父母的照料、养顾中,但是在古人的理解中,无论父母是否在世,双亲生养之恩都是无法抹去的。孝体现的是子女对父母的回馈、感恩之情,这种情感不以父母在世与否有所转移,而应该是一贯和持久的。

因此,《礼记·中庸》才会说:“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孝之至也。”这当然不是古人昏聩愚昧,以为灵魂不灭,而是因为对人类情感有着深刻的洞察。

情感驱动

那么,《孝经》为什么没有对如何充分表达敬爱、如何让父母充分感到愉悦做更加详细的规定呢?在父母的丧礼中,应该“擗踊哭泣”,捶胸顿足地哭泣。在祭祀父母时,要“斋戒沐浴”,“明发不寐”,即通宵不睡。但事实上,《孝经》之意不在于教人做这些具体的事情。

以祭祀父母为例,何止是要做到“斋戒沐浴,明发不寐”这么简单。遵守恰当的祭祀时间、选取合适的祭品、穿着合宜的衣服等等,都是“祭则致其严”的题中之意。

具体的行为看似是繁多琐碎的,但背后的原则是简单的:只要子女心中真实地怀有孝这种情感,就能自然而然在不同场景中,做出合宜的举动。五条行为准则也是由同一种情感在自然地驱动。

所以,不论是天子还是庶人,不应以地位身份高低衡量行孝能力。只要对父母有真切的情感,每个人都可以做到恰当的行孝。

(林觉)

查看全文
第D04版:国学经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