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辉煌:从逃犯到台湾三杰的传奇人生(下)

2018年09月19日

陈辉煌组织漳州籍先民拓垦宜兰兰阳溪

开路有功 抚“番”得力

据《宜兰县志》大事记本县事载:“清同治十三年(1874)六月,泉州提督罗大春奉令领兵千余人来苏澳开苏花徒步道路,当时令宜兰县都司陈光华为工程总监督,道路由苏澳起至花莲港,于九月兴工。”罗大春听说陈辉煌悉“番”情、懂“番”语,有自己的垦田民勇,拟召为先锋,协助开路。当时,乐师西皮、福禄两派,各集众两千余人,争斗甚烈。善用机会的陈辉煌一口答应罗大春,并向提督罗大春分析当时西皮、福禄两派对垒的局势,要求先协助解决西皮派的抗争。罗大春以开路大局为重,令福禄派首领陈辉煌任一路先锋,率队随攻,纠纷乃得解决。

陈辉煌为报罗大春提督关心、知遇之恩,招募士勇、壮丁,以“番”说“番”,带领两队前哨兵勇先行,伐木开路,遇水架桥。提督罗大春率领绥远军随后接应,所有“番人”的阻力均能化险为夷,顺利完成任务。至东澳以南,是万山重重的原始森林,自古以来从未开辟的崎岖山区。陈辉煌于9月18日率200士勇到了大清水(今南澳乡),正逢风雨,诸军受阻不能前进。25日转晴,陈辉煌先到大浊水溪(今宜兰和花莲县交界处),有群“番”出来抗拒阻挠,被击退逃入深山密林之中。大蜀水溪,南北相距约三十余丈(100多米),溪水湍急,他会同副将周维光督兵日夜赶造干流、支流木桥各一座,桥成,各军得以过溪前进。

从大浊水到大、小清水的路程更为艰巨,这一带都是万仞悬崖峭壁,直下大海,怒涛上击。陈辉煌硬是与开路官兵一起,在峭壁上开凿出一条惊险步道。后面过来的军士都需背部紧靠山壁,提心吊胆,慢行通过,10月8日才到大清水(今花莲仁和附近)。当地通事李阿隆等人,率太鲁阁番目12人前来迎接,愿意做向导,指引开路。于是,陈辉煌、守备李英、千总王得凯等各部官兵于13日进入新城驻扎,14日游击李得升的军队也到达,均宿营于新城溪东。当时又有豆兰社“番目”来迎,分别得到官兵的赏犒。陈辉煌等就移营住于歧莱花莲港的北岸,此地是后山横走秀姑峦的路口,通南北港道。两岸距离100多公尺,要造干流及支流的木桥,附近找不到可用的大木材,只有满山竹林。陈辉煌急中生智,指挥他率领的乡勇伐竹编扎竹筏,强行渡河,直到吴全城。

当地原住民震惊,有成广澳“番目”秀姑峦通事来营乞抚。附近的大吧笼社、吗哒唵社,经设法招抚,由各“番目”率领,经通事引至新城归化,平埔各社均归顺。官府未劳一兵一卒之力,而得各“番”社归化,陈辉煌的功劳最大。由于陈辉煌等官兵的努力,苏澳至花莲港北岸计200里,加上通往南部泗波澜(秀姑峦)大港北岸共350里“苏花路”,从同治十三年七月至次年光绪元年六月的短短一年时间,全部完成开山修路的任务,对东部台湾的开发、保护,意义重大。当年苏澳冷泉溪畔、南澳站北霞安宫东侧均立有“罗提督里程碑”,被当地居民奉祀为神明,称“石碑公”,至今香火旺盛。苏澳火车站前左侧晋安宫(张公庙)前右侧,也有“罗提督兴学碑”,成为苏澳最具文化价值的古碑。

经济奇才 首创制糖

光绪元年,苏澳步道开通后,罗提督复职返大陆。陈辉煌为安排这些修路的子弟兵,继续领导台勇营防“番”,实行寓兵于农。首先种甘蔗,设蔗廊生产赤糖,从此宜兰有了价廉物美的赤糖,倾销全县。而在以前,宜兰地区用糖要从外地进口,价格昂贵。其次是经营米谷业,调节市场供需,生产期购余粮,缺粮期抛售(现其孙陈进富前“县议长”在冬山乡群英村的故居,就是由以前义和公馆的米谷仓库改造的)。由于陈辉煌善于多种经营,垦田生产,调节供需,相辅相成而致富,并非偶然。

率领乡勇 抗击法寇

罗大春在台期间,曾被革职提督,因开路有功,官复原职,因此对陈辉煌益加信任。罗向朝庭转奏叙功,保举陈辉煌为五品军功,赐蓝翎顶戴,同时统领苏澳南二营及叭哩沙(今三星乡)台勇营,专防“番”害。光绪元年(1875)噶玛兰厅改为宜兰县,陈辉煌成为最有权力的本地人,镇守苏澳和三星防“番”。他的台勇营士勇大部分是他十九结中的垦民佃农,而且大多是曾经跟他开苏花步道的士勇,有丰富的作战经验,服从他的指挥,有事则兵,无事为农,开荒耕地。光绪十年(1884),陈辉煌47岁,法国人入侵台湾,法军舰停泊苏澳港外。陈辉煌得到民众协助,抬大炮上山,居高临下,开炮吓退法舰有功。法舰退后,乡勇将大炮抬下山,遗留炮弹数十颗,埋在山上;接着又奉提督曹志忠之令,率领乡勇转战基隆狮球岭,陈辉煌以战绩由四品都司衔晋升为游击三品顶戴。当时陈辉煌参加中法之战,他所节制的水陆军官乡勇等均是宜兰的子弟兵,其中任职军官大都是宜兰县里鉴湖派(来自漳州漳浦)陈姓父子、兄弟、叔侄等。中法战后,被钦赐五品军功的就有五人:陈朝锵、陈朝廉、陈朝仪、陈季忠、陈赞周等,的确可称为“陈家军”。

寓兵于农 蒙难平反

光绪十三年(1887),副将陈德胜入叭哩沙剿“生番”,当时陈辉煌主张对“生番”实行怀柔政策,力劝招抚勿剿。陈德胜妒贤、歧视陈辉煌不是科班或行伍出身,轻视他这位地方守卫官的建议。认为必须直捣其巢穴,才能使“番人”归化,对陈辉煌的提议不予采纳,结果吃了大亏。统领刘朝裕率部进剿不利,阵亡于大湖桶山的鸟滕坑。为了消除心中恼恨,作为其下台阶的借口,陈德胜即参劾了陈辉煌一状:“虚兵实粮、理番不力”。翌年春,当陈辉煌北上台北拜年的时候,被软禁在陈部爷日新公馆内,达三个月。经上级查究结果,案情真相大白,得以平反昭雪。同时,陈辉煌又得板桥钦差林维源力保,官复原职。留在台北期间,陈协台在宜兰(今宜兰市)的公馆,遭陈德胜唆使流氓将馆内的财物抢劫一空。当时所谓的抢义和(公馆名),就是这个事件。

陈协台率领乡勇守兵多年,他的乡勇大都原本就是他的垦民或佃农,也有一些新加入的乡勇。他知道当兵的待遇菲薄,因此实行寓兵于农的办法,平时让乡勇垦荒务农,增加收益,按时轮流值班守卫,建炮柜城,遇番害,即时开炮示警,故都能按部就班,相安无事。且是兵佃合一,原本是先有农佃再有兵,也可说是“寓农于兵”,随罗大春出征开路,得军功当官管辖叭哩沙台勇营后,才改为寓兵于农,名词虽异,活动目标则相同,在清末台湾的当地人中,同是红顶戴最有权力的人。板桥林维源嫡系继承人以富而为官;雾峰林朝栋之父是福建水陆提督林文察,世代为官;宜兰陈辉煌,白手起家以农而为官,虽然财力比不上板桥,更比不上雾峰林家等皆是官家富豪。打开台湾开拓史,西部的大业主拥兵自卫到处皆有。但以一个最低微的隘勇,在十年间成为地方首领,而且走上官途,位登二品,是无人出其右者。他做到“寓兵于农”,对当地的安宁和开垦都有重大贡献。国家有难,能应召带领乡勇子弟兵,协助正规军对外抗战,是保国卫民的表率。陈辉煌协台的成功,是为后代“造福田”的范例,叭哩沙附近都是台勇营和台勇的垦地。那些台勇原本是陈辉煌的垦民佃农,退役后有土地耕种,生活有保障,100多年来,他们的后代,至今与陈家裔孙维持着良好关系。

清兵被害 巡抚讨伐

光绪十五年(1889),在台湾苏澳的光立岭发生了一件“生番”杀害大批驻地军、政官员的案件:鉴于前法舰入侵苏澳港口海域,清兵督建炮台于苏澳港西边山上(现称炮台山),并在附近建兵营。拟建南关门于苏澳港北面山上,巩固苏澳港的海防。9月间,副将刘朝领兵进苏澳内山开路抚“番”,在距苏澳港50里的光立岭(今南澳乡境内),突遇“凶番”埋伏被杀害,同时中伏遇害的有参将黄德昌等273人,全部阵亡。光绪十六年(1890)春,台湾巡抚刘铭传乘军舰亲临苏澳,讨伐南澳“凶番”,调督澎湖四营、彰化三营以及宜兰三营诸军进至南澳。福建水师军舰从苏澳出发,自大南澳登陆,同安水师副将傅德柯为先锋,命令陈辉煌为向导,游击都司王冠英统率镇海前营,自小南澳登陆,袭击老狗社的背后。令总兵宝如田统率刘军各营,驻扎苏澳的北方澳及五里亭,戒备老狗社的前面;派定海永保军舰运输兵器粮饷,靖海军舰停泊澳港内,待命应急;令布政使应奎经理粮饷补给,淡水知县管元善处理军政;巡抚刘铭传亲自督领全军,在苏澳规划作前后夹击之计。

傅德柯和陈辉煌带队先行,自大南澳进山。陈是向导,率台勇在前,傅军殿后。不料行军到山谷里,被“番”人包围截击(俗称布袋阵),队伍被截断,后军溃败,傅德柯战死;陈辉煌率所部乡勇,力战突围,幸免于难。陈又引总兵宝如田率兵两千深入山谷,力战数日,连克未都纳社、搭壁罕五社、老狗五社。诸“番”逃匿深谷,由于山径迂回险峻,森林茂密,不易进兵,而“番人”熟悉地形山径,行动轻捷,凭高持险,勇猛力战,官兵履被阻击,加上当时瘴疠流行,士兵病倒阵亡甚多。刘铭传登武塔山,察看地形,见路危不可入,乃扼守险隘以绝其粮,相持达两个月之久。“番”因粮尽,乞降就抚,结束战争。为防“番”人反复无常,采用恩威并济对策。留三营并调沿山隘勇,进扎十里设防。同时,陈辉煌迅速招募垦民,垦殖东澳和南澳平地的朝阳、南强三里等地,既开发出大片土地,增加汉族垦民在当地的力量和影响,又帮助官府绥靖地方。事平之后,清廷再赐陈辉煌二品副将衔,赏红顶戴,其妻亦诰授二品夫人。现在此三里的开发,是昔日陈辉煌冒险犯难的成果。南强三里等地虽在南澳乡地界内,归苏澳镇管辖,实则陈协台之功也。

善士建庙 泽披兰阳

虽然罗提督的开路碑,见不到陈辉煌的名字,但苏花步道是陈辉煌带乡勇和兵士开出来的,当地民众感恩不尽,地方善士为他建庙(今花莲县富里有陈协台庙一座),世代祀奉。

光绪二十年(1894)四月十七日,陈协台积劳成疾,卒于任所,享年五十七岁,一代宜兰传奇陨落,归葬其垦地故宅后,阿里史番仔路山鹿的小坑埔岸边。他是宜兰开拓史和交通史上的奇人。陈辉煌出身低微,其奋斗上进的精神、勇敢冒险的德业,非一般人能做到。现今的苏花公路,大部分是依循昔日苏花步道的路基拓宽而成。这是陈辉煌协台对台湾交通的贡献。

归纳其一生有六个“最”:出生最低微、生活最传奇、机会最把握、兰阳最大开拓者、上进最肯打拼者、清代宜兰人最高地位者。其奋斗过程可做后人的典范,就是在整个台湾开拓史中,也少有能出其右者,他是宜兰人在清代最有成就的代表人物。(陈光辉 文/图)

查看全文
第D05版:祖地文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