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人画鬼难“画皮”

王常婷
2019年08月28日

对《画皮》的印象还停留在《聊斋》“太原王生”“见一狞鬼,面翠色,齿巉巉如锯,铺人皮于榻上,执彩笔而绘之……”还有父母谈论中那令人惊悚万分的恐怖港片。在一个秋夜,我壮起胆,在网上看了陈嘉上导演的新版的《画皮》。

太熟悉的《聊斋》故事、太熟悉的演员阵容,太多的舆论宣传……留给观众的是太多的期待:言情、恐怖、魔幻……或者是网上遮遮掩掩的所谓“裸戏”?带着猎奇还有不少的恐惧期待,战战兢兢地,我挑开了陈嘉上导演的“画皮”。

英雄救美的开局,娇俏动人的妖狐总是令凡人难以抗拒,可将军却只能在梦里与狐仙幽会,在现实中则落落的站在礼教的尺度里,远眺她与夫人的行行影影,爱与不爱全写在王坤那看似蔚蓝的眼神里;妖狐奔向她所认定的幸福,试图以妖化的手段俘虏人类的爱情,于是,她为了得到自己所理解的爱,将夫人是妖的“真相”放在将军的面前;夫人知道真相,却无力回天,只能舍己以求保全丈夫;将军没有因此而抛弃夫人,反而是站在了夫人的一边,用自己的生命告诉了她,爱,就是同生共死,不离不弃……

除佩容与王生、王生与小唯的三角恋情外,还有错综复杂的感情线——夏冰与庞勇、庞勇与佩容、小唯与小易……已经无法界定这是几角恋了。好一部伟大的爱情故事!只是,我已然忘了我看的是《聊斋》,误以为是大陆版的日韩纯爱片。

在魔幻与武打的间隙,我好不容易理清了这错综复杂的恋爱关系,还不时为里边明星那精妙绝伦的演技热泪盈眶。太多的高潮令人目不暇接。忽然想起文学创作课上老师名言:高潮设置太多也就没了高潮,巧合太巧就成了胡编乱造!我明白自己为什么一边感动一边想笑的原因了。为了高潮而设计的巧合,让影片本该显现的深沉、紧张和恐怖显得如此的荒诞和滑稽。导演想要表达的也许很多,想虏获言情、武侠、婚恋家庭剧的全部观众,只是,如果这样的话又何必借“聊斋”的皮呢?捅破几个大明星、大制作联袂出场的美丽“画皮”,这部片子的内里不过是一部被无厘头化了的“经典”。

提到经典,不由想起徐克导演的《倩女幽魂》,它以从容不迫的叙述节奏和起伏跌宕的故事线索将一个爱与失落的故事讲述得诡异而绚烂、幽默而凄美,成为香港电影中真正的经典。比起张国荣那忧郁而荒凉的眼神,陈坤的蔚蓝的大眼显得是那样的多情而无奈。如此多情男子竟然与狐妖合乎情止乎礼,让每个真男人都笑了。突发奇想,若是让张国荣与梅艳芳在鬼域里合演一部《画皮》,以哥哥的优柔忧郁、梅姐的惊艳冷媚定能让《画皮》精髓体现得淋漓尽致,那真正是名符其实的“鬼片”!

可如今,伊人已逝,我只能长叹一声:“画虎画皮难画骨,画人画鬼难‘画皮’!”

“看不穿,是你失落的魂魄。猜不透,是你瞳孔的颜色。”主题曲《画心》幽怨无奈,那也是我对新版影片《画皮》的感慨。

看完《画皮》已是凌晨两点多,我想,天亮后,我还是再把蒲松龄他老人家的《画皮》再看一遍,不然,此刻的我已然分不清“画皮”到底画的是哪张皮,失去的是哪颗心。

打着哈欠,带着残留的笑意,还有些许的惆怅,我钻进被窝,不带一点恐惧。

查看全文
第D06版:桑梓风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