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着

王碧月
2019年08月28日

何为“执着”,奶奶的一生是最好的诠释。

奶奶是我婆婆的母亲,她一生养过四个孩子,第一个是女儿也就是我的婆婆。奶奶当时怀婆婆六七个月时,爷爷就被捉了当壮丁。为了养活自己、孩子和她已上岁数的婆婆(曾奶奶),她毅然解了长长的裹脚布。听叔公说,后来奶奶还是村里的犁、耙能手,她的犁、耙水平是很多男人所不及的。

在婆婆两岁时,奶奶的大伯子夫妻俩先后撒手而去,留下了一对孤儿:姐姐四岁,弟弟才九个月大。曾奶奶捶胸顿足过后,痛下心对奶奶说:“你侄子虽是我们家唯一的男丁,但你一妇道人家要养活这么多人,太难了。邻村有户人家出十二块大洋,你把孩子送过去吧。”“不行,再怎么苦,孩子应该在我们身边。”奶奶坚决反对。就这样,奶奶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她起早贪黑养家糊口。现在,奶奶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很自豪:“我那时总能在干完农活之余,捉些鱼、虾、蟹,孩子们也不会太馋着”。

日子一天天过去,爷爷仍没有音信,曾奶奶多次动员奶奶去招个上门女婿帮着点,但都被奶奶拒绝了。奶奶说:“如今,‘大旗’我们自己扛,一家人虽苦,但也挺开心,何必招人来受人管制,我不放心孩子们。”或许奶奶当时还心存希望——丈夫还活着。至今,我问她这个问题,她仍笑而不答。

解放后,奶奶收到了一封从厦门来的信。信是爷爷写来的,原来,爷爷当了国民党逃兵后,隐姓埋名,在厦门住下,在那又娶了老婆生了孩子,混得还挺红火。奶奶看完信后,不吃不喝大睡了两天,第三天吃饱饭又下地去了。

一晃又几年过去了。一天,奶奶从地里干完活回来,听到大厅里,曾奶奶边哭边骂:“你这该天杀的,你竟有脸说这样的话,趁她还没回来,你快滚……”奶奶急急进厅,才知原来是爷爷被定为“三反”对象,只好把孩子送回乡下要奶奶帮他抚养。奶奶没和他说一句话,只把曾奶奶叫出去:“把孩子留下吧。”“不行,他在厦门大鱼大肉的时候,想过我们一家是怎样的咸酸苦淡吗?你没必要遭这份罪呀。”“错不在孩子。”就这样,那孩子(现在的舅舅)在奶奶那儿一住就是四年。听婆婆说,爷爷来带舅舅回厦门时,他竟躲在奶奶身后直喊,“我要和阿姆住,我不回去,我不回去。”

一九八七年,爷爷病重,写信告诉婆婆“叶落总想归根,我想回乡下去。”奶奶知道后对婆婆大吼:“你敢接那砍头的回来,我跟你没完。”不知爷爷听了这话后是何感触。听婆婆说,爷爷临终前曾多次要求,他死后要把骨灰送回乡下。但至今,爷爷的骨灰仍存放在厦门公墓里。奶奶说,一抔黄土也不会留给他。

奶奶的一生爱有多重,恨有多深,我不敢妄加评说,但我深信,奶奶她对亲情、爱情的执着,足于让这浮世汗颜。

查看全文
第D06版:桑梓风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