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杨文广平闽十八洞》所涉史迹研究(上)

王文径
2020年03月04日

盘陀镇娘子寨旧寨门

《杨文广平闽十八洞》是一部在闽台地区以及南洋华人社会流传广泛的章回小说,小说版本甚多,叶国庆先生曾收有七种,书名也有《平闽全传》《平闽十八洞》等,最早的版本为光绪十一年版。1926年林语堂先生来厦门大学国学研究院任教期间,就在《厦门大学国学研究院周刊》第二期上发表《平闽十八洞所载古迹》一文,指出《平闽全传》系作者借用杨家府名将杨文广演述陈元光开漳历史。1935年,厦门大学叶国庆教授又在厦门大学学报发表题为《平闽十八洞研究》的论文,进一步围绕文学与史学的关系问题进行探讨。自此,《平闽全传》中的杨文广即陈元光这一说已被学界、读者乃至听故事者所广泛认同。时过六十年,1994年,台湾李亦园先生独具慧眼,发现该书最有价值的是有关福建少数民族的描述,隐含着很多民族学的研究资料,在《台湾与福建社会文化研究论文集》中发表了《章回小说的民族学研究》一文。诸前辈大师的论述已极深入透彻,笔者供职的漳浦县,既是闽南蓝姓畲族人口最多的县份,又是陈元光入闽平定“蛮獠啸乱”最早建置州、县的地方,也是《平闽十八洞》一书着墨最多的地区,有机会拜读诸先生的论述,倍感亲切。为此,笔者在闽南地区进行了一些调查,并查阅一些外地的资料,获得数条传为杨文广平闽十八洞的资料,整理出来。

根据诸前辈先生的研究,小说中涉及的城池有越州城、吴州城,位于上杭—永定界和归化县,属闽西地区;属闽北地区的有位于浦城县的碧水洞,建阳县的天山洞,南平的天魔洞;属莆田市的有壶公山青草洞,百文山的清峰洞、水晶洞,仙游的镇山洞;还有福清蜈蚣山的蜈蚣洞,三明地区的大田红砂洞等。余均属闽南地区,其中属泉州市的有南安外沙的寿仙洞,安溪的铁松洞;厦门有天吴洞,鹭江洞;属漳州的有漳仙洞,平和的飞龙洞,龙海市镇海的蝶仔洞和海澄的蜜婆洞,漳浦娘仔寨的飞鹅洞。陈元光或杨文广攻打娘仔寨,是一个流传比较广的民间故事。

在《平闽十八洞》里,称娘仔寨在漳浦县外百里,实际漳浦也确有一座娘仔寨,位于漳浦县城西南约十公里,属盘陀镇下阮村娘子寨自然村,与大南坂农场腊山村的地界相邻。漳浦民间也盛传,唐以前,这里就是娘仔妈金精娘娘的营盘。寨址位于一处圆葫芦形的较平坦的小台地上,三面是小溪或水田包围着,西面和漳浦的主要山脉梁山相邻处是一座略呈三角形的小山。当地人称娘仔寨是鹅穴,东侧的台地是鹅头,寨东面一略高于水田、现作为小路的小台地,即为鹅嘴。寨中心的民居门前还保存着一块卵形的乌黑的大石头,是为鹅髻。台地中部狭小的地方仅三四米,是为鹅项。远处三角形的小山即为鹅尾,娘仔寨绕东侧,是称为鹅头的台地,周长约300米。墙体岩石垒砌,墙中填土,墙宽约1.5米,寨依照山势,作不规则圆形,西高东低,东、南、北开有寨门。寨墙的石头大多长约0.8米,楔形,接近于原始状态的花岗岩石,偶尔也能找到开凿岩石的钻洞,但凿洞极为粗犷,可知年代久远。寨门以较规则的条石构筑,也可能是后人修建,现东寨门尚存,却也淹没在荒草之中,寨墙破坏严重,仅存近百米长,残高3.5米,其余仅存墙基。

关于娘子寨的建造年代是否确为唐初,建造者是不是少数民族,尚需进一步调查论证。但从遗址的现状看来,确为漳浦境内一座较为古老、原始的寨址。传说娘子寨为鹅穴,寨即为飞鹅洞,娘仔妈防守严密,杨文广屡攻不下,最后采用部将的计谋,化装成英俊少年迷惑娘子妈,在寨中暗中行事,称寨中缺水,需挖一口井,选中鹅项的位置开挖,坏了寨子的风水,破了寨,并收伏了娘子妈结为连理。台地中部狭小的代表鹅项的地方,两边是深沟,据说就是宋军用计开凿水井,斩断鹅穴的地方。

娘仔寨村现住有二百多人口,村民陈姓,开始只有二户,分衍至今,不过五代左右。他们的始祖从盘陀东林迁来,而东林村则源自石榴梅林,梅林为漳浦陈姓最大的聚居地,也被认为是纯正的陈元光派下,但他们同样相信娘子妈的传说,熟悉娘子妈的全部故事。寨子西侧有一座小庙,占地仅4平方米,是村中主要神庙,庙中供奉三尊木雕神像,其中一高约25厘米的女神像,是为娘子妈,造型甚为粗糙。据说原来的古神像被盗,二十年前按原样重雕,而另二尊为男像武士,漆面多已脱落,当有百年以上历史。作为村中唯一的神庙,庙中香火不绝,而且传说娘仔妈对于保佑小孩健康平安、保佑妇女生育甚为灵验,也偶有周边的群众前来烧香祈福。对于那个据说是鹅髻的卵形石头,村民也是敬奉有加,平时绝不敢在石头上放置污物。娘仔寨位于梁山北麓,被认为是陈元光平闽时军事活动的主要地区,有一部分人甚至认为是最早建立漳州府的地方。娘仔寨和娘仔妈的故事由来已久,过去传说的是杨文广和娘仔妈的关系,而不是杨文广的四子怀恩。

娘仔寨西北侧,数百米处有一座圆形的土山,直径约500米,山名称天鹅山,说明与娘仔寨有鹅穴的传说有必然的联系。娘仔寨东面,直线距离约三公里处,为大南坂农场金岗山作业区尖锋山,山形呈三角形兀立,虽为土石,但山势甚为陡峭,山顶上则有一丛藏密的林木。多年前,笔者初到此地,就对这山形如此陡峭深感不解,有当地老人称:这里原本无山,杨文广平闽十八洞时,为从高处探看娘仔寨的虚实,令十万大军每人运一把土,遂堆成此山。笔者爬上山头,才发现树林中藏着的是一座明代建造的墩台,残高2米,边长3米左右,保存甚是完整。类似娘仔妈的故事也见于莆田。莆田埭头石城有一座颠岩山,山上也有一个飞鹅洞,传说当年杨文广率军连续攻下土著的十七峒,到了莆田埭头石城颠岩山却久攻不下,其因是峒主金贞娘子武艺高强,踞高临险。几次交战后,获悉金贞娘子性淫,经常下山强掳青壮年男子上山享用。于是杨文广扬言军营缺水,退至有水源的地方扎寨,让金贞娘子放松警惕,再选派一个叫张弟的美男子混杂于近村百姓中,有意让金贞娘子掳入洞中。金贞娘子见张弟十分英俊,宠爱有加,而张弟也投其所好,整日一起饮酒作乐。金贞娘子在酒色浓酣时,透露飞鹅洞之内密。张弟趁机献策,金贞娘子果然中计,杨家将趁机登上颠岩山,攻下飞鹅洞。后来张弟不听师嘱,经过涵江鳌山海面时,不幸落海身亡,变成一只十分难看的蟹,被人称为“鬼蟹”。至今,每当退潮之时,它就用大脚随意钳住一物遮面。相传这是张弟自认形丑,羞于见人。杨文广获悉,痛叹不已。颠岩山飞鹅洞的故事与漳浦娘仔寨飞鹅洞实际上是同一个故事。

《平闽十八洞》中龙海的镇海有一个蝶仔洞,在岐尾海滩。岐尾,现称旗尾,位于龙海市镇海卫城。蝶仔洞,或称飞蛾洞。镇海卫城建于明洪武二十年(1387年),系江夏侯周德兴筑以备倭,下辖六鳌、铜山、悬钟等城。明正统十三年(1448年),隆庆三年(1569年)先后重修。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对沿海实行迁界政策,卫城在界外,遂废。康熙二十年(1681年)再修。镇海城依山面海,与厦门遥遥相望,城墙以条石构筑,设有四个城门和水门。南门为瓮城,建于滨海石山上,地形险要。城内有后山、古山、召山、曜山、仓山,统称“五星山”。城外又有“酒桶头”、“土地公山”两山,统谓“七星落地”。城南有象鼻山,与旗尾山相通。城中小石山遍布花岗岩石,岩石裸露,造型各异,也形成许多天然的石棚石洞。石洞或与水门水沟通连,多有通到城外的,其中明嘉靖四十年(1561年)闰五月二十日夜,广东饶平贼寇张琏等就从东门的水门阴沟潜入城中,杀掠官军无数。今在水门犹可见盖以石板的阴沟直通城外。水门右侧柳树下又有一个古地洞,城里人盛传石洞口虽小,但里头四通八达,是一个大型的地洞群,并通到海中。当年杨文广平闽,此为闽南十八洞之一的“飞蛾洞”,宋军经过这里,被妖氛所阻,久攻不下。杨文广百般无奈,气愤之余,把祖传的金枪掷于海中,不想正刺中妖魔,妖氛遂平。北门外二里许的东岳庙右侧小山上,也有一个山洞,洞外有亭,称“石室藏春”,石洞深不可测,寒气袭人,洞外一巨石上有天然的锁孔模样的凹痕,相传能以指掌扣满两端锁孔,就能打开天锁,进入洞中,得到杨文广藏的宝剑天书。

莆田壶公山在《平闽十八洞》中,有一个青草洞,洞主是杜引,是一头蚯蚓精。但现在壶公山的杨文广洞,洞名则为桃华洞。壶公山海拔700多米,屹立在莆田南洋平原上,登山远眺,莆阳风光尽收眼底,是莆田的一大名胜,“壶山致雨”列为莆田的二十四景。山中的凌云殿奉祀玉皇大帝,有莆田第一殿之称。据说是宋代杨文广收复南蛮十八洞之一的山洞在凌云殿前的路旁,洞口有一块突出的巨石,上面刻着“桃华洞”三个大字,洞穴现还保存着,并被乡老辟为旅游仙洞。《平闽十八洞》中,在南安外沙有一座寿仙洞,外沙及寿仙洞均未能寻访到,而南安的名胜雪峰寺,则有一处传说杨文广平定的山洞。

雪峰寺位于南安康美镇杨梅山中,是唐代高僧义存大师得道之处。杨梅山雄伟峻峭,山中林木葱茏,古树参天,庙宇林立,以雪峰寺为主,又有慧泉寺、本山岩、西真寺、太湖岩等名刹。此外,寺后又有“太虚洞”和“九洞空”二处洞穴景观,洞极其神秘,深不可测,相传从山顶可直通向山下的深潭中,古代曾是闽南十八洞,杨文广平闽时,就与洞中的妖孽大战了三百回合,才镇住了煞气。洞名对不上号的,还有小说中有位于平和县的飞龙洞,洞主邓角肋下有二翅,其妻地列夫人是头果子狸精,《漳州府志》则称,“伽蓝洞在平和县马蹄山麓,极为幽险,古称南蛮十八洞”。

(王文径,生前任漳浦县博物馆馆长,为福建省作家协会、福建省考古博物馆学会会员)

查看全文
第D05版:祖地文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