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茶纵横谈(二)

功夫茶与工夫茶

严利人
2020年08月26日

闽南盛行功夫茶,潮汕盛行工夫茶。功夫茶与工夫茶,音近形拟,具体泡饮方式也大同小异,考究起来,系出同源。这名词如何称呼为好呢?此问题困扰了我十多年,请教过不少行家,翻找过许多资料,终于理出头绪,自认为找到了答案。

功夫茶是一种新型的泡饮方式,先有其实,后有其名。就像小孩生下来,刚开始没有名字,后来有了乳名,再后来有了大名。形象地说,工夫茶是小名、乳名,功夫茶则是大名、正名。所以,功夫茶与工夫茶,讲的是同一件事,本质上没有什么差別。

最早文字记载功夫茶泡茶法的,是清初知县彭光斗,记述了龙溪(今漳州)人迷恋于小壶小杯喝乌龙茶的生动经历。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永安知县彭光斗,在其《闽琐记》中记载“余罢后赴省,道过龙溪,邂逅竹圃中,遇一野叟,延入旁室,地炉活火,烹茗相待,盏绝小,仅供一啜,然甫下咽,即沁透心脾,叩之,乃真武夷也,客闽三载,只领略一次,殊愧此叟多矣”。一啜难忘,足见闽南功夫茶的独特魅力。施鸿保完稿于1858年的《闽杂记》写道:“漳泉各属,俗尚功夫茶。茶具精巧,壶有小如胡桃者,曰孟公壶,杯极小者名若深杯。茶以武夷小种为尚,有一两值番钱数圆者。”

最早采用文字“工夫茶”称此泡茶法的,是1793年至1800年任广东兴宁典史的浙江人俞蛟(1751-?),他在《梦厂杂著·潮嘉风月记》中说:“工夫茶烹治之法,本诸陆羽《茶经》,而器具更为精致。”他称要用紫砂壶,小杯,崇尚武夷茶等等。这些描述的泡茶方式一如漳州,但他的记载晚于彭光斗《闽琐记》30多年,可见传承的渊源关系。

文献里最早出现的工夫茶,并非品茶方法,而是茶叶品种。根据历史资料,武夷岩茶与红茶早先都有称为工夫茶的品种。清人陆廷灿自称茶圣陆羽之后,于1717年授知崇安县令,退休后编了本《续茶经》,于1734年刊行,书中引《随见录》云:“武夷茶……又以所产之岩名为名,其最佳者,名曰工夫茶。”可知,工夫茶原是武夷岩茶里的一种名茶。人们直接把用小壶小杯泡饮武夷佳茗工夫茶的方法称为工夫茶,意即“(泡)工夫茶”这种茶,直接明了,是有一定道理的。民国之后,武夷岩茶中就没有冠以“工夫”的字眼了,“工夫”则全指红茶。红茶按地域划分,如闽红工夫、祁门工夫、休宁工夫、川红工夫、滇红工夫茶等等。此后,再沿用工夫茶作为泡饮方式的称呼,就容易与红茶工夫茶的品种相混淆,显得牵强。而且,“工”“功”含义有些不同,“工”即力气、时间,“功”为武艺、本领,引伸为焙茶的火功、泡饮的技艺等。泡功夫茶需要花工夫,但更要有功夫。因此,两相比较,我认为,还是把“功夫”用在茗饮技艺上,显得更为贴切、生动。

据笔者考查考察,福建也有不少人将此茗饮方式称为工夫茶,广东亦有不少人将此茗饮方式称为功夫茶,从古至今两者有通用、包容的传统。随着这种茗饮方式的不断推广普及,功夫茶的大名必将为更多人所接受与欢迎。

(题图摄影 严峥)

查看全文
第D06版:桑梓风韵
分享